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性爱技巧  »  带着实习生见客户
带着实习生见客户

带着实习生见客户


机会总是给有准备的人,这句话显然不错。没过多久,单位要我出差,去上海见一个客户。本来只让我一个人去,但是我向领导申请带一个实习生,一是让她熟悉下业务;而是让客户觉得咱们正规。其实这些要求看似冠冕堂皇,实则是可有可无。领导同意了我的请求,我也在第一时间把这个消息告诉给了凌微微。她在短时间的错愕之后,很快欣然接受了。也许她也在期待我和她能发生点什么吧!

  第二天,航班降落在上海浦东机场,我们打车来到了订好的酒店。凌微微还是穿着那天我们吃牛扒时的连衣裙,我和她开玩笑说别再裙子上去了,得到的是她肉呼呼小手的一顿粉拳。

  下午见客户很顺利,但是等着客户到账然后签合同还要到明天。从客户公司出来我们到外滩、城隍庙等几个景点转了一圈,顺便填饱了肚子,然后陪着凌微微又逛起了商店。真是服了这些小姑娘了,干活就累,逛街倒像是牟足了劲的机器,从下午一直逛到晚上九点,期间我就是一个搬运工,不停地帮她拿东西。等她兴致消退了,我们打车回到酒店时已经是晚上10点30了。

  回到房间我就一下子瘫在床上,累死我了,难道凌微微是想把我累死,然后保护自己的安全吗?心里乱七八糟的想着,到卫生间洗完澡,坐在沙发上看电视。此时,明知道旁边屋里有一个尤物,只要你使使劲就可能把她收入囊中,可就是下不了决心,内心里充满了矛盾。挣扎了半个小时左右,我出门来到隔壁凌微微的门前,踌躇了半天,才轻轻地敲了一下门。

  “谁呀?”隔着门,凌微微的声音显得很远。

  “我啊,隔壁的狼,找你聊聊天。”我紧张的说道。

  “等会,我正洗澡呢!”凌微微提高了分贝从屋里传出了这句话。

  “那你洗吧,我回房间了。”非常失望,看来一次艳遇就这样错过了。我悻悻地回了房,神不守舍的看起了电视。

  过了不到半个小时,我的房门传来一阵轻轻的敲门声,我一个箭步就冲到门前,开门一看果然是凌微微。此刻她洗完了澡,穿着一件从家带来的睡裙,脑袋上面包着一条浴巾,脸红扑扑的。

  “快进来,站在外面让别人看见还以为我晚上找什么什么呢。”我一把把她拉进了屋。

  “着什么啊,小姐?”凌微微嗔怒道。

  “哪有,这么漂亮的姑娘怎么会当小姐呢。”我笑嘻嘻的说。

  凌微微进屋后,我就顺手把房门给锁上了。我们坐在沙发上,看着电视东侃西聊。其实我根本没心思和她说那么多话,眼神一个劲的往她身上瞟。

  凌微微的睡衣还很肥大,从外面很难看到她的身材,只留下洁白的小腿露在外面,边说话边甩过来甩过去。我脑子里不停地在想怎么才能上手,可是想了半天还是没有头绪。其实,凌微微心里也一定渴望发生点什么,可是谁都不想先说,大家都心照不宣。

  聊了一会,凌微微的手机突然响了,她对着我比划了一个“嘘”的手势,就起身接起了电话。

  “喂,宝贝,我早到酒店了,和老师在一起聊天呢。”凌微微边打电话边在屋内踱步。

  “是和霞姐一起来的,走的时候不是告诉你了吗?”

  “明天就能回去吧,想我了?”凌微微撒娇地说。

  听着凌微微打电话,想着她肥大的睡一下那婀娜的身姿,我的脸变得通红,感觉身上像发烧一样的烫。我趁她不注意,慢慢的走到身后,一把抱住了她的细腰。

  “啊!”凌微微吓了一跳,她意识到是我,赶忙对电话说:“没事,刚不小心磕了床脚一下。”

  我趁她慌乱的时候,紧紧地抱着她,手在她的肚子那里用力的抚摸,凌微微用另只手用力地把我往后推,我抓着她的手一下子按在了我勃起的阴茎上,她意识到手里摸得是什么,然后拼命地想往回抽,可是我死死的按住了她的小手。

  凌微微已经有点慌张了,但为了掩饰,她还是尽量的压住自己的慌张,和男朋友继续在电话里打情骂俏。而她的手也似乎默认了我阴茎对它的侵犯,小手开始不再想着挣脱,但是也没有进一步的动作。

  我低下头,一口含住了她另一个耳朵的耳垂,一只手隔着睡衣按到了她的胸。胸,真的很软,真的很大,一只手抓不过一个乳房。我拼命的揉搓,那团朝思暮想了好久的乳房终于在我的手中膨胀,感觉隔着睡衣一个小豆豆也硬挺了起来。

  这样的揉搓,凌微微的身体也开始扭动,但是和她男朋友的电话却还在进行中,不过现在她已经明显是在敷衍与男友的对话,更多的是把她肉滚滚的小屁股往我阴茎上蹭。我一下撩开了她的睡衣,把手伸进她的内裤,一把褪到了膝盖处,然后迅速的把我全身的衣服脱光,挺着阴茎在她的小洞口摩擦。

  凌微微终于受不了了,她慌张的告诉男友自己要睡觉,不等她男友回话,就挂断了电话。然后转身,抱着我的脖子,一张小嘴堵在了我的嘴上。湿滑的舌头闯进我的嘴里,两条舌头交换着津液,两张嘴在对方脸上一阵乱啃。凌微微嘴里发出了阵阵低吼,像是一条发情的母兽关在笼子里,只能用吼来排解生理上的压抑。

  很快我把她的睡衣脱下,她没有戴胸罩,一对又白又大的乳房展现在我的眼前,像两个巨大的水蜜桃一样高高的耸立,两个乳头像两颗小黄豆一样硬挺着。我一手捻着一个乳头,一手抓着她松软又充满弹性的小屁股,手指在臀沟里滑动,轻轻地摸着两瓣屁股中间的细肉。

  凌微微此时已经完全动情,低吼声也变成了阵阵舒服的呻吟声。她一只手抓着我的阴茎,不停地上下套弄,一手勾着我的脖子,按着我的头,嘴紧紧的贴在我的嘴上,舌头不停地在我口腔里搅动。

  我摸她乳房的手缓缓地滑下,经过平坦细腻的小腹,越过一片毛茸茸的小森林,来到了一片湿乎乎的肉芽边。手指熟练地找到了那个小豆豆,轻轻地一捻,凌微微瞬间像触电一样,大声的叫了一下。然后整个人紧紧地靠在我身上,套弄我阴茎的手也更加迅速,弄得我一阵阵的酥麻。

  我的手在她的阴唇上不断的拨弄,时不时的把手指插进小穴一两公分,凌微微双腿紧紧地夹住我的手,生怕一个放松,手就会跑掉。挑拨了一会,凌微微实在受不了了,她突然一下子挣脱我的怀抱,跪在我的脚下,抓着我粗大的阴茎,张开小嘴一口吞了下去。我下身一阵触电般的麻木传上来,全身的毛孔都好像舒服的要张开。

  凌微微的嘴很小,舌头很滑,她现在的小嘴完全把自己当成了小穴,每一下都插到最深,自己抓着阴茎不停的快速吞吐,龟头在她灵巧的舌头包裹下,一阵阵的暖流从下体向全身扩散。不行了,再舔下去,我肯定就交代在她嘴里了。我一把拉起凌微微,几乎是把她扔到了床上。凌微微彻底发骚了,她一到床上就趴着,结实饱满的小屁股正对着我,粉嫩的小穴像小嘴一样微微的张着,一滴滴的水从上面滴落到床上。

  女人越是骚的时候,你越调戏她,她得到你阴茎那一刻越是深刻。我不急着插这个性感小尤物,而是跪在床边,一口含住了她饱满的小穴,舌尖快速的在她的阴唇和阴阜上舔动。凌微微趴在床上,显然没意识到我的这个突然袭击,她急速的呻吟了起来。

  凌微微的叫床声像欧美av的女人一样,非常的陶醉,不像日本av里那样拼命地压低自己的荡,好像并不情愿被男人这样亵玩。凌微微一边呻吟,一边把屁股往我嘴边送,我的舌尖像阴茎一样插进了她的小穴,骚水并没有任何异味,反而更像是加了蜜的润滑液一样可口。整整舔了十分钟,我的舌头都有点抽筋,才放过他的小穴。一下子失去了发骚的出口,凌微微娇喘的说:“快点嘛,人家真不行了。”

  “干什么不行,要快点干嘛呀。”我笑着对她说。

  “讨厌,装什么呀,快点来干我吧,求求你了好哥哥。”凌微微浪叫道。

  我也不和她多说什么,手扶着阴茎,对准了她的小穴,一下子插了进去。

  “哦……”长长的一声低吼,凌微微满足的摇动起了屁股。我两只手按住她的屁股,用力的抽插。

  凌微微的小穴很紧,里面的肉芽非常嫩滑,紧紧的包裹着整个阴茎,但是她的阴道并不长,只要用力就能到达她的花心,而每一次最深入的抽插都能换来凌微微的低吼。她的小屁股紧实而有弹性,紧紧的靠在我的小腹那里,每一次撞击屁股都一颤一颤。我用力揉搓着小屁股,阴茎在小穴里急速的抽插。

  凌微微已经快不行了,呻吟声也低了许多。我从背后抓住她两条胳膊把她拉了起来,她就像一只小鸟一样胳膊朝后被我攥住,屁股还翘着被我插。这样每一下的抽插都像是强 奸她一样,每一次的撞击都能让凌微微异常的兴奋。放开她的手,我抓住了她的长发,像是骑马抓住马的鬃毛一样,凌微微被这种强暴式的性交折磨的忘乎所以,拼命的喊叫。

  “好爽,哥哥干我,用力,我快不行了”

  “干我,我是你的小骚货,操我。”

  任谁也受不了这样香艳的姿势,我快速抽插,一阵阵的加速,感觉龟头一阵阵的麻木传来,终于,我死死地抵住她的小穴,一股股的精液直冲花心。随着射精的抖动,凌微微身体也是一阵抖动,小穴像小嘴一样紧紧攥住龟头,像是要把它舔干净,不让一滴精液滑落。

  我像死了一般趴在凌微微的身上,下体压着她的小屁股,两人一动不动。几分钟后,我翻身躺在床上,凌微微趴在一边对着我笑。“舒服吗,小美女?”“嗯,你太厉害了。我都喘不过气来了。”“谁让你那么骚了,要是你像淑女一样,我早就没兴趣了。”“占了便宜还卖乖,还不是你勾引我。要不然,我才不理你呢。”说着她趴在我身上,丰满的乳房紧紧压着我的胸膛。然后小嘴一下子又含住了我满是精液和水的龟头。其实,男人在射完后,龟头很柔弱,外界一点刺激它就受不了,我此时就是这样,龟头一阵酥麻传来,我用力的想把她的头挪开,可是她死死的咬住阴茎,用力的深喉,我挣扎了几次就放弃了。没过多久,阴茎再次昂首,我们女上位又做了一次。这次我的主要功课是那一对美乳,一番激情之后,我们相拥着裸身睡去。

  乱而激情的一夜.....................